35中文網 > 才不要闖江湖 > 第52章 孑然一身

第52章 孑然一身

    “老夫雖然長了白止一輩,實則年齡相差無幾,當初我的授業恩師藥神夜無,一身逆天的醫術,無奈我大師兄英年早逝,如今真正傳人也就這白老頭了。”

    “直到晚年,恩師才發現自己這醫毒不分家的毒術居然沒有繼承人,因此最后才收了老夫這個關門弟子。”

    “所以老夫與白止老兒,雖然輩分上是師叔侄,但其實是真正共同學藝成長的。”

    沈絕看著白止,又道:“一別多年,你連師叔都不叫。”

    白止頭一歪:“我先進的師門!你是個撿現成便宜的!不算!”

    靈希看二人斗嘴,心頭不安略淡。

    夜深人靜,白日的喧囂終于褪去。

    冬日的寒夜,清明幽冷,江邊的風一到深夜更是料峭刺骨,靈希坐在窗邊,望著江里明晃不定的月光,眼神平靜,再無雜念。

    起身,腳一點就從窗外飛了出去,夜色涼薄,她一身白衣在月光下泛著藍光,如一尾燕羽,輕飄飄地幾個起落就落到了江邊。

    抽出腰間軟劍,腳不著地,明月劍法在這寒夜里如魚得水,揮灑地恣意飛揚,連帶周圍的溫度都仿佛更低了。

    四野安靜,唯有天上一輪圓月落下一江清輝,只見她凌空飛躍于江面,劍尖挑起的水花瞬間從水滴變成了冰珠。這冰珠又依著劍風極速向前飛射出去,若是打到人,恐怕對方會被傷得不輕。

    靈希此刻凝神屏氣,再無他念,只覺得心中所有的煩惱都在這一刻虛化了。

    什么穿越,什么血仇,什么愛恨,來到這個異世一年多,心中所有郁結的心緒,第一次如此暢快淋漓的宣泄出來。

    她面色沉著淡漠,心里一片平靜,時至今日,她才終于接受了這一切。

    自己再也不是,也不能是,那個簡單的程序員靈希了。

    月色朗朗,波光粼粼,此刻她孤單的身影在江面上連影子都是破碎成片的。

    她閉上眼,只將自己放空了去接受這個世界帶來的所有孤獨感,無力感。

    前路迷茫,后路?她這抹異世孤魂,從未有過后路。

    ……

    一陣風吹過,站在江邊的靈希忽然抬頭看向不遠處。

    “出來!”她聲音冰冷。

    卻沒有任何聲音回應她。

    “我知道你在哪里,不出來別怪我不客氣!”她手腕一翻,手中軟劍銀光乍現。

    暗處終于傳來幾下掌聲:“本來不想打擾你的,沒想到,還是被你發現了!靈希姑娘功力又精進了呢!”

    對方聲音暗啞,像是故意壓著,讓人聽不出來他本來聲線如何。

    靈希側身一步,隨時準備出招,不知來人是敵是友。

    陰影里終于走出一個身影,一身黑衣,身形頎長,臉上卻是帶著面具。

    “你是何人?”靈希將劍橫于二人中間,警惕地問道。

    不料對方卻是溫和地笑道:“呵呵,難道我那兩個賬房沒把話傳到嗎?”

    靈希秀美一擰,姿勢未變,問道:“白公子?”

    “不然呢?”

    云昊隔著面具看著眼前人,他剛剛看到靈希練劍,就察覺到了她的變化,仿佛,從前那個冷若冰霜的靈希又回來了,那一剎那,他甚至以為靈希是不是恢復了記憶?這讓他很心疼,也很無措。

    明明去年,她還能明艷艷的笑,還能糯聲聲地喊他師兄,甚至,還會和他害羞吃醋的。

    水中月是天上月,眼前人依然是心上人。

    他緊了緊手心。

    “證據。”靈希看著眼前這個帶著面具的男子。

    “唔……證據啊,我想想,”云昊停頓了一下,“這望江樓的合約還在你手上,我記得當時說利潤七成給你是不是?還說,這個樓,我送給你。你還記得么?”

    靈希聽到此處,才略微放下心來,合約還在她手上,內容只有甄金白銀和自己知道。那眼前人就肯定不是說謊了。

    “抱歉,我……”靈希有點尷尬,雖說她與這個白公子打過很多次交道,可是那畢竟都是甄金白銀出面的,與眼前人始終是隔了一層。

    云昊看著她在自己面前有點拘謹的樣子,猛的想起在當初救起失憶的她的時候,彼時的靈希就如同眼前一般,拘謹且帶著防備。

    他略略松了口氣,心想,都會好的。等一切都過去了,她總會再回到自己懷抱。

    “靈希姑娘,不用緊張,在下只是擔心江邊寒冷,姑娘大病初愈,還是要注意身體。”云昊想上去與她走的近一些。

    靈希下意識的離他遠了一步,道:“多謝公子掛懷了,我已經無礙,只是看今夜月色撩人,突然想出來練練手。”

    月色撩人?呵呵,哪里及得上你半分。

    他差點脫口而出,結果說出來的卻是:“姑娘以后還是叫我白大哥吧!一直叫白公子就見外了。”

    “……那請白大哥以后也直接叫我靈希吧!還沒謝過白大哥相信我信任我,讓我在碼頭開了這個店。”靈希遙遙地看著快樂碼頭的匾額。

    “呵呵,我還沒謝過你,幫我搞了這么個賺錢的生意。”云昊始終和她差著一步距離,慢慢地跟在后面。

    兩人邊說邊走,靈希緊張的心也慢慢放松了下來。

    “聽我的賬房說,我們可以考慮在對岸開第二家分店了,當然,對你來說,是第三家了。”云昊略一停步,看著江對岸說道。

    你喜歡的,你想要的,只要我能做到,我都會支持你。

    “嗯,小雅早上也與我說了。我還想這個事情要與你商量的。”靈希拂了拂被江風吹亂的頭發,玉色的臉龐,客氣又略顯疏離的態度。

    云昊毫不猶豫地說道:“那明日我們一起去江對面看看地方如何?”

    “這么急?”靈希詫異。

    “呵呵,生意人也講究趁熱打鐵嘛!商機可不等人!”面具下的臉帶著溫柔的笑。

    靈希只覺得眼前人說不出的熟悉感,某一瞬間,她甚至以為他就是云昊。

    可是,他沒有云昊身上獨特的松木香。

    這是刻在她記憶深處的氣息,連著,那一句:“是你先惹我的,往后,就跑不掉了。”都深深地烙印在她心口。

    更重要的是,她想不到云昊對她掩飾身份的理由。

    “好,那明日我早早在此處等你。夜深了,白大哥,我,我要回去休息了。”兩人此時已經走到了店門口。

    “嗯,回去吧!”云昊對她點點頭。

    靈希不再客氣,卻又聽到他喊。

    “靈希?”

    “嗯?”

    “沒什么,很高興見到你。”

    靈希有一瞬的羞窘,不再管他,腳一點飛到自己窗口,一切身便不見了蹤影。

    云昊在樓下踟躕的立了會兒,心里也是千頭萬緒,卻還是將臉上面具扶了扶正。

    他知道自己面具下的真相,并不僅僅是一個白公子而已。

    已經到這一步,沒有回頭路。
手机投注违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