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這個女子有點二 > 無題
    朝廷的水有多深,有多渾,蘇九兒懶得去想形容詞,總之這個地方能躲則躲,躲不了那就既來之則安之。

    “夏家大部分人確實想躋身朝廷,但這幾年很多人都改變了思想,如果當初他們也像張金發函告知退出江湖,或許這一劫不會發生”,夏尋苦笑道:“為什么要趕盡殺絕,滅了青山派還要屠盡我夏家。”

    蘇九兒愣在了夏尋的話里,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問道:“那些人不是青山派的?”

    夏尋搖了搖頭。

    蘇九兒錯愕的看向陳序,眼中神色似乎在問:“你不是說那是青山派的嗎?”

    陳序輕易的就讀懂了蘇九兒眼中流露出的意思,隨即搖了搖頭。

    這確實出乎陳序的意料,除了青山派,難道還有別人,朝廷?不可能……罷了,這并不是我的目標,我只是想要自由,至于這些人是死是活與我無關。

    “張金退出江湖是為了保命嗎?”蘇九兒看向夏尋等待著答案。

    夏尋搖了搖頭不太確定張金退出門派的原因,隨后說道:“那次奪寶大會之后,他就宣布退出江湖了,與青山派再無關系,聽說受了三十六刀才離開青山派。”

    夏尋說的,蘇九兒都明白,想要離開自己的門派,除了欺師滅祖,后來被世人說道唾棄,還有就是遵從門派的規矩,張金所受三十六刀便是規矩。

    從奪寶大會到現在也沒多長時間,而張金居然出現在雅閣,那他的傷……肯定沒有痊愈,我怎么沒看出來,蘇九兒皺著眉頭,腦海里是張金從容不迫輕松的樣子。

    地面上猛獸此刻已經被四個人牽制住了,陳序輕聲喚了聲:“快看,那四個人,他們的陣型好眼熟。”

    蘇九兒聞言便看了過去,心中一陣驚訝。

    錦衣衛?不可能,不!有可能,可是……這群人難不成真的是朝廷的人?

    “猛獸恐怕此劫難逃了。”蘇九兒目光悠遠,小聲的說道。

    “為何?我看著猛獸仍然精神飽滿,可那幾個人腳步已經逐漸虛浮了起來。”夏尋開口說道。

    “這個陣法是用來獵獸的,曾有書中記載,此陣能抓異獸并能與神獸一戰,得以平手。”蘇九兒突然將目光移向陳序,“古老的陣法,這群人腰間的東西是皇家的。”

    “朝廷的人!”兩人異口同聲說道。

    “朝……朝廷?”夏尋有些恐懼的看著地面上困住猛獸的四個人,試圖看清他們腰間的東西。

    那是皇家侍衛才有的牌子,與蘇九兒在電視里看到的不一樣,圓形的牌子不知道是什么材質,看起來像玉,上面烙印著金色的字“龍”。

    能用“龍”字的人,普天之下只有皇族。

    猛獸在鐵鏈下掙扎著,耗費了全部的精力。

    “鐵鏈有問題,猛獸有靈智不可能如此焦躁。”蘇九兒話音剛落,猛獸也倒在了地上,身體微微起伏,喉嚨里發出嘶吼。

    蘇九兒起身,從肩頭的黑色袋子里取出六獄琴。

    “你要做什么?”陳序問道。

    “當然是把這群人殺了。”蘇九兒冷冷的說道。

    “你瘋了,殺了他們,就得罪了朝廷!”陳序壓下蘇九兒拿琴的手。

    蘇九兒搖了搖頭說道:“不殺他們,我會睡不著,失眠的,我要失眠了肯定會有黑眼圈,這種毀容的事兒絕對不能發生。”

    “這……也算理由?”陳序有些無語。

    “當然!”蘇九兒做了個酷酷的動作,將六獄琴扛在肩頭輕身一躍,轉瞬之間便落在了猛獸旁邊。

    四個人同時看向蘇九兒,也沒說多話,神情呆滯,手中的鐵鏈猶如一道閃電,帶著嘩啦嘩啦的碰撞聲直奔蘇九兒而來。

    蘇九兒側身躲過,轉身本想跳上大樹,好好給這群人彈奏一曲,突然她想起了地上的猛獸,本來轉了身又不得不轉回來,無奈之下,蘇九兒隨手將六獄琴往背后一放,便放回了黑色袋子中,眼前帶著磅礴殺氣的鐵鏈就要打在猛獸身上,蘇九兒一招凌波微步,離憂“鏗鏘”一聲,離開了劍鞘,一道劍刃的白色光芒跳躍著經過了每個人的臉龐,從他們眼睛上滑過。

    蘇九兒用力一擋,半蹲著的身子不由得晃動了一下,可見對方的恐怖。

    鐵鏈上血跡斑斑,滴下的紅色血液正是猛獸的,如此近的距離,蘇九兒也發現了鐵鏈的嚇人之處,鐵鏈之上布滿了尖刺,密密麻麻的如同被定格的螞蟻。

    蘇九兒的手臂也被震得生疼,一股內力從丹田處涌出,將鐵鏈震退,四人眼中都出現了異樣的神色。

    蘇九兒回頭看了一眼猛獸,也不知緊閉雙眼的它是不是死了,蘇九兒沒有功夫查探,擋下鎖鏈完全是因為蘇九兒想要猛獸這身不錯的皮毛,若是損壞了,那就太可惜了。

    四人又開始列陣,蘇九兒提劍站了起來,不屑于這眼前的陣法。

    “小小陣法,對付猛獸可行,對付人恐怕是異想天開了一些吧!”蘇九兒冷笑道,化為一陣風沖向四人。

    自從蘇九兒的傷恢復之后,她的實力提升了不少,可眼下的破壞力也是蘇九兒沒想到的。

    蘇九兒一拳打出,竟然將迎面而來的四條鎖鏈打得粉碎。

    她……未免太強大了,陳序驚愕不已,在樹上的他,看向遠處,那幾個小小的身影正慢慢靠近,而在他們的身后隱藏著不明危機。

    “我們不去幫忙嗎?”夏尋問道。

    “不用,她的實力你也看到了。”陳序回答道。

    四人腳步往后,看起來是想要跑路,蘇九兒自然不會放過他們,抬手一招化骨綿掌加上凌波微步,一瞬間別說陳序二人被嚇到了,就是蘇九兒也被嚇得不輕。

    她愣愣的看著前方本該有人的位置,又看了看腳邊掉落的牌子,有些不知所措。

    剛才,好柔軟……然后……怎么什么都沒了?蘇九兒怔怔的盯著自己的手,虛空抓了幾下,皺起了眉頭。

    陳序見她東張西望,便抓住夏尋的手臂一躍而下,攙扶著夏尋走到蘇九兒身邊。

    “如果不是我聰明,用你最重要的人威脅你,恐怕我也是這下場吧。”陳序小聲說道。

    “我……怎么會這樣?事出反常必有妖,我是不是要死了,所以老天讓我狂拽逆天一次?”蘇九兒遲遲沒走出驚愕的心情。

    剛才接連打出四掌,這化骨綿掌不該如此霸道,將人直接化為血水,我的身體里還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東西嗎?蘇九兒想不明白。

    剛才那幾掌居然讓人尸骨無存,這不是化骨綿掌,可我明明是按照那些里寫的發揮的啊,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啊!

    “九兒,我們還是快走吧。”夏尋看了看四周,有些害怕。

    蘇九兒只能放下這個難題,留到日后再找答案。

    “我們回去找他們吧?”蘇九兒說道,卻不曾想陳序一步上前搶走了蘇九兒領頭的位置。

    你在前面也好,要遇到危險,也能有個肉盾,蘇九兒心道,不由得竊喜偷笑,仿佛剛才那輕而易舉結束的殺戮不曾發生。

    書客居閱讀網址:

    
手机投注违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