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九龍拉棺 > 第六百九十九章 炸棺

第六百九十九章 炸棺

    血雨在爆炸,濺出無數暗紅色的血點,似潑雨般傾斜而下。

    身中數彈的小戰士瞬間被炸得血肉分離,這畢竟是現實,電影中那種身中數彈還能喊著口號沖鋒的情節并不存在,所以這位被轟得支離破碎的小戰士毫無懸念地倒下了,四肢尚在抽搐,嘴角也一張一合的,不知道在說些什么,然后永遠地閉上了眼睛。

    “王八蛋!”我的視線已經完全瞪紅了,叫腳尖一蹬,發力往后面疾沖,激涌的槍聲仍在持續著,小戰士的死亡深深刺激到了陳虎和他身后的戰友們,一時間怒吼聲、子彈破空聲交織成一片,充斥著大殿的每一個角落。

    雖然魔胎的戰斗力驚人,卻也無法面對這么多襲來的子彈,所以它一下蹦了起來,借助身體靈活地優勢,在空中快速地盤旋著,很快便繞到了陳虎他們的背后,殺紅眼的陳虎立刻將槍口調轉,猛地朝后方狂掃。

    當他對準后方宣泄子彈的時候,我才驟然響起,那具黑曜石棺柩還擺在大伙后面呢,趕緊大喊道,“陳虎,不要!”

    密集的槍聲蓋住了我的大吼,數不清的子彈狂瀉在黑曜石棺上,石棺表面瞬間皸裂出無數的炸裂紋路,我發足狂奔,用最快的速度沖到陳虎身后去,即將伸手抱住他的那一刻,石棺中卻涌出一股深紫色的氣流,好似蒸騰起來的水霧一般。

    糟糕了!

    我心中一抖,頓時在那石棺中感應到了一股格外陰沉龐大的氣場,沒等我看清那是什么,卻聽到大門那邊傳來了骨頭輕微滾動的聲音,我和安贊立刻把臉轉向那邊去,只見那敞開的石門中爬出了幾十道矮小肥碩的影子,頃刻間便涌入了這座大殿!

    是那些山魈,它們居然追來了!

    陳虎也聽到了后面的動靜,已經殺紅眼的他毫不猶豫地推開我,對準那些矮小的生物瘋狂扣動扳機,他這一動,其他戰士也跟著動了,一時間大殿中槍聲大噪,剛沖進大殿的山魈還未來得及觀察情況,立刻便受到了迎頭痛擊,瞬間留下了四五具血肉模糊的尸體,而其他的則憑著自身的敏捷,迅速地找到了掩體躲藏起來。

    陳虎等人卻并未放棄開槍,一把又一把的子彈喂下去,在這寬敞的空間內留下十數具丑陋的尸體,當然,老饕的人馬也沒閑著,雖然大家是敵對關系,可來到這大殿之中,卻多出了一個共同的敵人,那就是這些奇形怪狀的丑陋生物。

    這些人手上沒有槍械,便抓出了糯米灑向山魈,大把大把的糯米被灑向空中,這些米粒一旦站在山魈身上,便會彌漫出劇烈的濃煙,終于,這些山魈忍受不住,從掩藏物后面蹦出來,發狂一般地沖向我們,又撲又咬。

    首先被它們啃中的是老饕的人馬,畢竟這幫家伙面對我們,距離石門比較近,當大片山魈集體撲來的時候,老饕當然也無暇顧及我們了,立刻招呼身邊的人往旁邊撤走,不過迎接他們卻是無情的子彈。

    陳虎壓根就不管對面的到底是人還是山魈,只顧宣泄彈藥,戰友一個接著一個的慘死,已經徹底讓陳虎失去理智陷入了瘋狂,密集的槍聲帶走了大量的尸體,而槍林彈雨中則夾雜著老饕撕心裂肺的咆哮,“我草你們**,怎么能對著人亂開搶?”

    張強也在開槍的人馬之列,當老饕這憤怒中夾雜著幾分凄厲的咆哮聲傳遞過來的時候,張強非但沒有停下來,反而更加賣力地扣動扳機,他手中的子彈根本就不是沖著山魈去的,頃刻間已經打在了好幾個摩門成員身上,正在狂奔的摩門成員立刻倒下去了一半。

    雖然法師的身體素質比正常人要好得多,在陰法加持下,有些厲害的法師甚至能夠躲避子彈,但那畢竟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熱武器的出現,預示著法師時代的終結,哪怕再厲害的法師也不可能扛得住這么激烈的彈雨。

    所以槍聲一響,老饕的人馬便銳減了一半,剩下的全都嚇得屁滾尿流,紛紛躲進掩體中不敢再冒頭。

    張強邊開槍邊狂吼道,“老饕,你特么有種出來啊,出來,讓老子看看你究竟有多厲害!”

    就在兩分鐘的時間里,襲進殿中的矮騾子就損失了一半左右。

    正面交鋒,這些小東西哪里是現代兵器的對手?

    雖然暫時控制住了局面,然而我心中卻并沒有半分的放松,凝神靜氣,總感覺被什么東西給盯上了,尤其是那具被毀掉的黑曜石棺更是讓我心緒不寧,立刻朝身后看去,隨后便瞧見一名蹲點射擊的戰士突然抱著頭倒地翻滾,他頭上包裹著一層與空氣不同的介質。在那一瞬間,他的臉色變得青紫,不到兩秒便停止了呼吸。

    我心中一跳,正準備上去檢查,卻看見無數暗紫色的觸角死死勒住了這個戰士的脖子和五官,試圖將尸體拖向棺材所在的方向。

    我和安贊吉立刻沖過去,而在原本的那個黑耀石棺柩上面卻傳來了悶響,巨大的棺蓋子被掀開好幾米,一道干癟黑瘦,猶如枯柴棒的身影正直愣愣地蹦起來,將我和安贊吉嚇了一跳。

    炸棺了,這就是傳說中的僵尸嗎?

    我心中劇烈地收縮了一下,仿佛被人用錐子給鑿中了一般,本能地抬頭朝上面看去,只見一頭青面獠牙、面目猙獰的怪物站在那里,眼睛緊緊閉著,然后用鼻子在猛地吸氣,臉已經朝向了我們這邊來。

    安贊吉急忙伸手拉開了我,輕喊道,“閉氣……”

    話音剛落,我便感覺一股強烈的陰氣侵蝕到我的身邊,頓時不再呼吸了,那黑色的身影緩緩從我身邊走過,手直直伸起,伸手抹向我的頭頂,我低頭,避開這家伙的爪子,悄然地朝旁邊走去。

    當著棺材蓋子被掀開的一瞬,正在狂瀉子彈的眾人也感應到了什么,紛紛睜大駭然的眼睛,猛回頭一看,立刻嚇得憋住了呼吸,可正當我們集體憋住氣的時候,暗中卻有一頭山魈蹦來,用爪子抓在了其中一人肩背上,那人則本能地**了一聲。

    黑影一聽到動靜,立刻自棺蓋上跳下,朝著出聲的戰士撲去。

    看到這動靜,我們情知藏不住了,立刻對安贊吉打了聲招呼,陳虎救人心切,在最短的時間內再度扣動了扳機,大殿中立刻槍聲大作,狗血糯米等物一齊朝這家伙灑去。
手机投注违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