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逐仙鑒 > 第1003章 圣皇旨意

第1003章 圣皇旨意

    青龍區,遠山書院。

    第二日,雷洛在朱雀區一路閑逛后,終于回到了遠山書院。

    不過一回到書院后,他就發現了氣氛不對,并且還未回到住處呢,就被人通報了一聲要去內堂。

    當他來到了內堂后,就發現鄭院長和王鶴翰已經等在了這里,并且左側第一個位置之上,還有一個眼神陰毒的書生。

    這個書生雷洛確認沒有見過,但是對方看向自己的眼神之中充滿著擇人而噬的陰毒,就好像一只野獸看到了獵物一般,這種感覺很不好。

    不過好在他也不是什么膽小之人,加上來人只有金丹初期修為罷了,他還不放在眼里。

    “學生雷洛見過鄭院長,見過王院長,不知此時召見學生,所謂何事呢?”雷洛行禮后請示道。

    “雷師侄,這次召見你自然是有要事的,不過你先來見過天元書院的江義道友吧,他可是指名道姓的要來找你啊!”

    鄭院長這時候開口了,并且語氣頗有些凝重,而且將消瘦書生的來歷也名字都說了出來,最關鍵的是此人姓江!

    “哼,我和你們書院的這位弟子可沒什么好認識的!”

    江義冷哼一聲,神色倨傲無比,甚至就沒正眼看一下雷洛,當真是傲氣的很。

    “雷洛,我問你,為何要屠戮江家全族?”王鶴翰神色一冷,質問道:“雖然江家做了不少錯事,但是此事自有郡守府決斷,你如此做可有些短垣自逾了!”

    他是抓著圣天皇朝的規矩開始說理,畢竟地方大族犯難,自會有地方郡守府出面處置。

    雖然東郡郡守府實力孱弱,那所謂的處置不過是走個過場,甚至江家可能只會做做樣子,但這就是世家與圣天皇朝的潛規則。

    “原來如此,不過學生有幾個問題想要請王院長和這位江院長回答,不知可不可以呢?”雷洛則是淡淡一笑,接著詢問道。

    “師侄既然有疑問,我們這些做老師的自然會解答,但說無妨!”鄭院長突然開口道。

    這話是把王鶴翰和江義的話頭堵住了,但是為人師者,本就是傳道受業解惑,回答學生的問題可是老師天經地義的責任,二人倒也無法反駁此事。

    “請問王院長,江院長,江家作奸犯科,草菅人命,并且江家二爺和族內弟子修煉邪法血祭無辜之人,這樣的家族該不該死?”雷洛冷聲詢問道。

    說完之后他是看向了眼前眼神漸冷的二人,想要聽一聽對方如何回答。

    此言一出,王鶴翰和江義的臉色都變了,因為這個問題他們還真不好回答。

    如果說不該死,可是鐵證如山,江家二爺修煉邪法血祭數萬人,這才有了金丹中期修為,這些可都是罪該萬死的事情。

    如果說該死,那么不就中了眼前小子的套了,這是讓他們二人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地步。

    “怎么,兩位答不出來了,那么我再問一遍如何啊,”雷洛看著啞口無言的二人,神色一寒冷聲問道:“江家這等世家敗類,該不該死呢!”

    他問出這句話是神色猙獰,聲音冷厲無比,一股兇戾的氣勢更是沖向王鶴翰和江義。

    二人只感覺自己面前站著的是一頭兇戾無比的野獸,自己居然生出了一絲愜意。

    “你!”江義神色一冷,就要反駁道。

    他怎么可能會說江家該死,那可是打了自己的臉。

    并且今日要是傳了出去,自己被一個筑基弟子逼問的啞口無言,那不就成了書院的笑話了嗎。

    “好了,雷師侄,江家之人該不該死,此事自有郡守府定奪,我等可沒有生殺大權,逾越了這些規矩,”王鶴翰一語雙關道。

    但是他小瞧了某人的較真勁頭,所以這一招反客為主注定之要失敗了。

    “王院長,我只是問了問題罷了,你們生為人師自然有義務回答學生的問題,而且回答‘該死’或者‘不該死’只是兩三個字的功夫,和生殺大權可搭不著邊!”

    “就算是書院之內,不都有人議論圣皇和朝政嗎,難道這些人都逾越了規矩?”雷洛冷笑一聲,接著繼續逼問:“請兩位回答在下的問題,江家到底該不該死!”

    此言一出,他是上前一步,氣勢再次壓向眼前的王鶴翰和江義,甚至今日兩人如果不給個說話,他就不會退卻一步。

    “江義,你身為江家弟子,莫非是在質疑圣皇的決斷,認為江家不該死,所以今日回答不出我這個問題嗎?”雷洛接續逼問道。

    此言一出,王鶴翰和江義是面色一變。

    因為這件事牽扯的范圍可就廣了,畢竟江家該死可不是郡守府說的,而是圣皇在鐵證之下妥協的結果。

    現在眼前的弟子拿圣皇說事,如果江義敢說一個不字,就是和圣皇的決斷違背,這可不是什么小事啊。

    但是要他成為江家該死,這是萬萬做不到的,現在的行事急轉直下,他們已經變成了被逼問的一方,而且進退兩難,眼前之人是打算將他們逼死了。

    “這,江家確實罪有應得,圣皇自然是不可能錯的!”王鶴翰妥協道。

    “王院長既然妥協了,那么說明院子還是深明大義,但是這位江家弟子還沒有妥協,我一定要親自聽到他的回答,這江家到底該不該死!”雷洛繼續逼問道。

    這句話一說出口,江義的臉色更是漲紅無比,而這個問題更是比殺了他還難受。

    “雷洛你夠了,江院長是你的前輩,這里容不得你放肆!”

    看到這個弟子一而再,再而三的逼問江義,王鶴翰終于是忍不住了。

    “哼,在書院之中我等是前后輩,但是此地同樣是圣天皇城圣皇治下,此刻有人居然要反駁圣皇的旨意,王院長難道覺得此事是小事嗎?”雷洛則是反唇相譏道。

    說完之后他一指江義,接著質問道:“圣皇都說了江家該死,此人卻半天做不得回答,莫非是心中有了反意,既然如此,我今日就連夜去面見圣皇,請他親自來問一問這位江院長!”

    說完之后,雷洛也不裝腔作勢了,而是大步朝著門外走去,甚至連招呼也不打,一看就是真要言出必行去請示圣皇了。

    “該…該死!”就在此時,一聲包含著無盡怒意的話語響起。

    江義此刻是神色猙獰無比,一張臉漲的通紅,因為今日自己居然在一個筑基弟子的逼問下親口承認了自己江家該死,這簡直比殺了自己還難受。

    他在心中咒罵了眼前之人一萬遍,并且發誓要讓對方不得好死,嘴里更是咬牙切齒起來,眼神也越發的怨毒。

    “哼,早一點說不好嗎,江院長!”雷洛冷笑一聲,接著轉身回到了內堂,接著請示道:“那么學生將這個該死的江家先斬后奏,也算是幫郡守府做了一件大善事,這何錯之有?”

    他說完之后繼續看向了正首處的王鶴翰,后者看到眼前之人的目光之中心中一凜,露出了一絲忌憚之色。

    “雷師侄,雖然你逾越了郡守府,但是替天行道,懲奸除惡,維護了圣皇的威嚴,此事沒有錯!”鄭院長此刻也開口道。

    聽到此話,江義的神色更是冰冷了下來,但是圣皇早就下了旨,自己只能接受此事,容不得自己反駁。

    “既然如此,那么江院長出現在這里,并且擺出一副審問學生的態度可就有些說不過去了,畢竟我做的可都是為了圣天皇朝,怎么會有人將我當成仇人呢?”雷洛接著反問道。

    此言一出,王鶴翰和江義的神色更是鐵青了起來,甚至心中都已經將雷洛咒罵了千遍,畢竟自己二人何曾被人這樣牽著鼻子走。

    “我來此地不為別的,只是想要看一看是什么人值得圣皇親自下旨罷了,想不到居然是雷師侄這樣一位伶牙俐齒的小輩,當真是開眼界了!”江義冷哼一聲解釋道。

    “圣皇親自下旨!”

    雷洛則是聽到了重點,連忙看向了正首處的鄭院長,后者連點了點頭。

    “雷洛,紫藤城一事你處理的不錯,江家還有紫藤城主一并伏誅,你功勞盛大,所以圣皇大人看中了你的辦案能力,特此安排了一件案子給你親自操辦!”

    鄭院長說著,就從袖袍之中取出了一卷火紅色的卷紙,然后親自走到了雷洛的面前,將這卷‘圣皇的旨意’交給了眼前之人。

    “此事你即刻去辦,而且要辦的穩妥,辦的讓圣皇大人滿意,詳細的情況你可以去白虎區軍機處詢問,他們一定會配合你的!”接著他又叮囑道。

    雷洛自然是躬身領命,將這一卷火紅色的‘詔書’接過,然后躬身告退。

    不過他在告退之時是冷笑著看了一眼側首處的江義,眼中滿是譏諷之色。

    接著等他走出內堂之時,江義的神色更是陰毒了起來,這是讓鄭院長搖了搖頭暗自嘆氣。

    雖然這個叫雷洛的學生做事果決,但行事終究是偏激了點,僅僅因為江家背后扶持紫藤城主,就將紫藤城主府和江家屠戮一空,這可不是儒門弟子能夠做的。

    “這等手段,簡直霸道,就像是,就像是,難道…”

    鄭院長神色一愣,好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看向了內堂的出口方向。

    “難道此子,不可能,絕不可能!”

    他連忙離開了內堂,就連和王鶴翰二人招呼的功夫都沒有,行色匆匆,慌慌張張,這可頗為少見。

    “王兄,你說怎么辦,今日不僅沒有找到這小子的麻煩,而且你我還受到奇恥大辱,簡直豈有此理!”江義此刻咬牙切齒道。

    “江兄莫急,就算今日我們找了此子麻煩也無用,畢竟他可是圣皇欽點的辦案之人,這件案子解決之前,我們都拿他不得!”王鶴翰搖頭道。

    畢竟雷洛現在有公事在身,而且是圣皇親自下的旨意,他們都是皇朝內的書生,可沒辦法阻止這件事。

    “不過最近這件事也鬧得人心惶惶,就算那小子伶牙俐齒又如何,此事可不是一個筑基初期的小輩就能夠辦妥的!”王鶴翰接著得意道。

    他甚至都想到了這是圣皇的計劃,表面上委以對方重任,其實這件事憑借那小子的能力可辦不了,到時候就可以以辦事不利定他罪了。

    “王兄,你說的莫非是最近鬧得皇城沸沸揚揚的那件投毒案,可是這件大案圣皇放心讓這么一個小子來辦嗎?”

    江義似有所悟,接著眼珠子一轉猜測起來。

    王鶴翰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面露一絲冷笑,因為這件案子牽扯甚廣,誰來辦案都是死!

    
手机投注违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