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恭喜殿下:王妃一統天下 > 第七百六十三章:擦肩而過

第七百六十三章:擦肩而過

    “哦?那按照夫人你所說的。便是這般了,你前幾日在義診日的時候,前來藥鋪里面為小孩子就診,抓了兩幅藥,隨后便回去吃了兩天,結果不僅沒有恢復反而還病重了,所以今日想要來討個說法可是?”

    已經理清了整個事件前因后果的莊明月,隨后便直接看著那個女人,還有面色紅潤沒有一絲病重跡象的孩子,將其給娓娓道來。

    因莊明月所說的前因后果并不多復雜,反而是可以說是太過于簡單的緣故。

    在莊明月將這么一番“事實”給說完了之后,便是見那女人直接點了點頭,極為篤定的應承了下來,“沒錯就是這樣!所以這事兒你們必須得給我們負責才行!”

    “好,若是當真是這般的話,自然是我們的錯,不會對過錯有任何的推辭,定然是會負責到底才是。”

    聽的這話的女人,立馬就像是抓住了什么最為關鍵的一點般,連忙再度極為迫不及待的開口,“什么叫當真這般?!這事兒可就是從你們這兒出的,你們難不成還敢推辭?!”

    被女人那尖銳的聲音,給刺的耳朵生疼的莊明月,不動聲色的往后推開了兩步,將兩個人之間的距離給拉開了一部分去。

    隨后伸出手去,示意一旁一直企圖反駁的風圖給叫了過來。

    待到風圖靠近到了兩人的身邊之后,莊明月這才指著風圖的那張臉,再度出聲問道:“婦人你在看看,可確定了就是這位醫師給你孩子診治的?”

    “就是他!我說你們這一個勁的問我,是不是在拖延時間不想賠償呢?!”

    莊明月見女人又焦躁起來,生怕她再度用那種極為刺耳的聲音,在她的耳邊說道,連忙再度出聲安撫著。

    再將女人給重新安撫下來了之后,已經確定下來這件事情真相的莊明月,這才依舊保持著淺笑,直接一語成畿,“夫人,如今的官府可并不想當初了,若是您打算這般訛我的話,咱們還是官府見更為何事且迅速一些才是。”

    那剛被莊明月給安撫下來的女人,因為本著莊明月沒有任何的證據,從而篤定她絕對拿自己沒有任何的辦法。

    所以此刻在聽到了莊明月的這么一番話以后,眼中雖然是瞬間劃過了一絲猶豫,卻在很快之后,便是再度被心中的那份貪婪之意給掩蓋了過去。

    “好啊!我就知道你們這是打算不管了,既然你們這樣,那咋們就官府見!”

    倒是沒有想到這女人,明明是在說謊話,做假證。居然還能夠義正言辭的到這等地步。

    就仿佛是已經確定了就是她莊明月在利用權勢,來壓她一般。

    眼看著這女人,想要借著外面前來就診亦或者是前來湊熱鬧的一種人面前,大吵大鬧的讓他們吃下這個悶虧。

    莊明月那本身還帶著幾分淺笑之意的唇角,卻是猛地就直接垂了下去。

    對于她來說,這種利用訛人的手段,所換取而來的不義之財,是她最為不屑,且也絕對不可能會接受這么一場悶虧的緣故。

    臉色可以說是

    著實冷漠的莊明月,再度將女人剛剛所說的那些話語給重復了一遍。

    隨后便是在女人尚且還不曾明白過來,莊明月這究竟是打算做些什么,又究竟是為何要突然再重復一遍的時候。

    直接就將其在這自行想象的事件之中,將女人這所編制出來的謊言,給直接揭穿了去,“且不說那日義診日根本就不是這位醫師,你也根本就沒有來過,便是當真你前來過,這位醫師也從不給孩童診治!”

    隨著莊明月的這么一番話,外面的眾人也是隨即紛紛開口。

    “就是就是,這街坊鄰居的,只要家中有小孩的誰不知曉這位風大夫從來不義診,出義診的一直都是另外一位大夫!”

    “我就說,從剛剛開始就覺得這女人說話顛三倒四的奇怪,還擔心著是不是訛人。要不是看莊大夫沒有爭辯,我這就直接上去同她爭辯了。”

    “誰說不是!莊大夫可是我們這兒的大善人,這樣的人還來訛人,小心遭天譴才是!”

    …………………………………

    一聲又一聲的質問和訓斥,讓本身還打算一口咬死了,就是莊明月這藥館子害人的女人,在被這些人給指責的,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在這件事情上面,實則上,只要是前來就診過的人,那么眾人便皆心知肚明的事情。

    “你……你們……”

    看著女人從剛剛那副伶牙俐齒的模樣,到了現如今這副被指責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的模樣,心中卻是沒有絲毫的動容之意。

    在做出來這種事情的時候,便是早就已經徹底拋棄了心中的良知。

    一個沒有了良知的人,也是沒有任何的資格的到別人的原諒與認同。

    “莊大夫,這婦人這般的可惡,還是直接將她給送到官府定罪罷!”

    “沒錯沒錯,這種道德敗壞的人,就是該送到官府直接把他給畫押起來才是!”

    ……………………………

    聽得他們這一聲又一聲的指責。

    莊明月雖然心中明白,這是在幫她說話。可是當她看到了那個婦人身側那個,一直有著畏畏縮縮的小孩時,心中終歸還是生起幾分不忍之意。

    最終因為那個小孩子,從而動了幾分惻隱之心的莊明月,最終還是選擇給這婦人一點小教訓之后,便就是直接選擇放了她,沒有多說什么。

    與此同時的是。

    自從龍耀陽進去了那青鸞山之后,便是一直忍氣吞聲的跟在章渡的身后,同其稱兄道弟的。

    雖說龍耀陽這人,平日里面對人的確是肆意妄為極為的目中無人,但是在拉攏人心這件事情上面,龍耀陽卻是要遠遠比其他兩個兄弟,更加的厲害一些。

    只因為著,在龍耀陽的心里面。自始至終都是認為著,只有在兩個人有著相同利益的情況下,所得到的那份“互幫互助的真情”才是真正的聯盟之情。

    他所談合作的時候,自始至終皆是如此。

    總是能夠一下就抓住對方最為弱的那么一點,所以當初才能夠那般順利的就同龍元修、龍政寧,達成了合作。

    而如今,亦是如此。

    對于章渡那等吃軟不吃硬的脾氣,摸的極其透徹的龍耀陽。在最為短的時間里面,將自身給塑造城一個,最為讓章渡去覺得可憐甚至于是惋惜的身份。

    雖說在這其中,龍耀陽所編制的謊言太過于多,而這章渡能夠成為這青鸞山山寨的首領,自然也并非是那等愚笨之人。

    可是在其縝密的心思之下,卻是遠遠要高于章渡此人。畢竟章渡終歸只是一個普通人罷了,而龍耀陽卻是一個耍著心機,在深宮之中與虎謀皮,想要從奪嫡之爭之中能夠脫身而出,坐上那個帝王之位的人。

    這種人的手段,又怎么可能會是章渡這么一個,有著吃軟不吃硬的弱點的人,能夠相比擬的上的?

    所以正是因為這種的緣故,這才致使了,在龍耀陽的謊言之下,章渡因為出于對“好兄弟”的認同,從而出手對其進行了幫助。

    也是如此的原因,這才讓,本身在梁康失勢了的情況下,這大韓附近勢力算起來,已經所剩無幾了的龍耀陽。

    在如今章渡的幫助之下,竟然是能夠在最為短的時間里面,將勢力給壯大到了這等的地步來。

    眼看著,在他最初始選擇就在這個地方的所求,已經進行的差不多了的龍耀陽,最終也是決定下來重新往大韓皇宮的方向,繼續動手著。

    一旁知曉了龍耀陽,住準備重新再度動身的暗一,聞言立即將一眾暗衛悉數給聚集了起來。

    “此番且不用這般多的人前去,你在撥出九人,帶上你共十人同本王一同前去便可,此番只是打探消息,待摸透了如今大韓朝中的局勢之后,再動手不晚。”

    聽的了龍耀陽話語的暗一,隨即便應承了下來。

    將一切都給已經部署安排好了的龍耀陽,并沒有花費多少分時間便是用著最為快的速度,夜以繼日的趕到了倉商城之中。

    恰逢宮中舉辦宴會。

    本身是打算從之前安插在皇宮之中的探子,借機悄悄潛進去的龍耀陽,見此頓時心生一計。

    經過一番喬裝打扮之后,成功易容喬裝成太監的龍耀陽便是開始四處在皇宮之中打量著,想要將如今宮中的各種布局,都給摸透。

    然而就在龍耀陽心中這般所想著的時候,卻是沒有想到會在宴會之上,恰逢遇到了龍元修同莊明月正前來。

    心中一驚的龍耀陽,連忙利用手中端著的茶水,將自己的那張已經經過易容的臉,給遮擋住了大半,隨后不動聲色的從他們身邊路過。

    在擦肩而過的瞬間,莊明月卻是只覺得鼻尖飄過一抹有些熟悉,卻又不太確定的檀香味。

    然而還不待她確定那究竟是否是她所想的檀香味,那股味道便已經是飄遠了。

    
手机投注违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