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暗影統領的公主妻 > 第六百八十五章 缺失的被他悄無聲息的補上

第六百八十五章 缺失的被他悄無聲息的補上

    梁啟珩聽著顏樂的話,心了的期待變成了對她的心疼。

    “靈惜,你還受著傷,不可以過久的走動,對傷口不好。”他對她有著滿滿的關心和心疼,但他已經知道,不可以去觸及自己的靈惜,她會反感。

    特別是,在穆凌繹的面前,不要去觸碰她。

    穆凌繹會果決的搶回她。

    然后,最穆凌繹懷著特別縱容的她,就會幫穆凌繹。

    所以,自己要止于禮。

    止于禮,她就不會后退,不會反感。

    顏樂聽著梁啟珩和穆凌繹剛才一樣的話,下意識的看了自己的凌繹一眼。

    她想說,凌繹~顏兒懂你的苦心了。

    但她現在只能說:“多謝表哥關心,穆統領剛才也如此說了。”

    梁啟珩從顏樂的話里,驀然的感受到了顏樂這種通過溫柔傳達出來的立場。

    他震驚,要嫉妒。

    她就算忘記他,但卻有和婚約綁住她和他。

    她因為被綁住,因為專一,竟然也在無聲之中接受了穆凌繹作為她未婚夫的事實。

    梁啟珩想著,強壓眼里的怨氣,再次出聲。

    “看來穆統領這是在挽救。”

    顏樂聽著這樣的話,是真的不懂。

    “什么意思?”

    梁啟珩的話鋒本是對著穆凌繹,但聽著顏樂提出不解,很是樂意為她解答疑惑。

    “靈惜失憶,所以忘記了,你的傷是和穆統領在一起的時候受的,他安然無恙,而你卻昏迷了三天。”

    他的聲音平平淡淡,但心里卻對穆凌繹還顏樂曾經徘徊在生死之間而充滿恨意。

    他知道,遇見危險的時候,說不清這些。

    但他就是不滿,穆凌繹說著愛她,卻害她如此!

    她原本可以受到最為好的庇護,但因為他,被敵人隨意的摧殘著。

    受傷,失憶,還有曾經的中蠱,重傷,都是因為穆凌繹對她保護不周,卻強占著不讓別人接近她。

    顏樂聽著梁啟珩誤解極深的話,極快的開口。

    “不是...”這樣的。

    她的解釋,她對穆凌繹的維護。

    被穆凌繹自己打斷。

    “五皇子是不是嫉妒顏兒對我的深愛,是不是嫉妒顏兒可以為我犧牲性命?”他的聲音帶著咄咄逼人的語氣,看著梁啟珩,故意笑得狂傲。

    而被穆凌繹在無聲之中擋了擋的顏樂瞬間明白,自己的凌繹是在幫自己。

    自己剛才差點說漏嘴了。

    自己失憶了,不記得之前的事情了。

    自己不能點破。

    但自己是不是可以用一些道理開化解這件事。

    顏樂的腦子轉動著,想著,極快的想到一個突破口。

    “表哥,穆凌繹,在遇見危險的時候,所有事情都是很難定奪的,誰對誰錯,怎么可能說的清?”

    這樣的話,聽進了穆凌繹耳里,他知道自己的顏兒心疼自己,在為自己鳴不平。

    但聽進了梁啟珩的耳里,他覺得靈惜說的很對,那危及關頭,她很可能是因為疏忽受傷,和穆凌繹沒有任何關系。

    他想著,點了點頭,極快的出聲贊同顏樂的話。

    “靈惜說得是,穆統領聽到了嗎?以后還是不要自作多情的好,省的表妹還得專門解釋。”

    穆凌繹聽著梁啟珩的話,儼然已經不想再深究這個問題。梁啟珩的心比誰都要堅定,他無論遭遇多少拒絕,都如此認定,自己說再說都無異。

    所以穆凌繹最后看著梁啟珩,淡淡的說:“微臣心里有數。”

    這是他最大的讓步。

    梁啟珩聽著穆凌繹的話,冷冷的一笑。

    顏樂看著這樣的場景,最終還是抑制不住要維護穆凌繹的心,她直接從穆凌繹的身后出來,對著梁啟珩出聲。

    “表哥,穆凌繹到底是我的未婚夫,還望你不要針對他。”她沒辦法看著自己的凌繹被壓制,被迫妥協。

    但她也懂得事情到了如今這一步,很多事情不是跟他說清楚,他就會懂的。

    表哥沒辦法放下。

    所以,自己只能瞞著他真相。

    梁啟珩聽著顏樂維護穆凌繹的聲音,覺得熟悉,又覺得陌生。

    熟悉是因為之前的她,就是如此,舍不得穆凌繹受一點的委屈。

    但陌生是因為,她對他的稱呼終于變了。

    她對自己的稱呼也變了。

    所以自己應該在此時說——

    “好~靈惜,表哥不這樣了。”他得這樣遷就她,和小時候一樣,如果自己的靈惜才會心疼自己。

    顏樂第一次見到梁啟珩會在自己維護凌繹的事情上妥協,驀然的覺得自己小氣和殘忍,很是抱歉。

    “表哥...”她訕訕的叫著他,“對不起,不然我們都各自回家吧。”

    她不想他看見自己和凌繹相處。

    穆凌繹極快的想要贊同,他很是感動自己的顏兒最終竟然會因為忍不住對自己的心疼和愛意,還是維護了自己。但這樣的事情,其實不適合再發生了。所以,及早帶自己的顏兒回家,才是正確的。

    梁啟珩似料到穆凌繹會如此,會贊同顏樂的提議,然后跟著她回家去!她說了,他是她的未婚夫;她今早的時候,由著他趕走了自己。

    所以,自己不能在此時再讓穆凌繹有機可乘。

    他想著,極快的出聲。

    “靈惜,天快暗了,我們在這城樓上看看落日可好?”他因為想用小時候的態度來喚回她的愛意,所以一直用詢問的語氣和她說話,想要她感覺到自己對她的縱容和溫柔。

    一直在一旁接不上話的梁依萱聽到梁啟珩的話,真真開心起來。

    “好呀!五皇兄,我們來就是為了這個的!”她因為終于插上了話而開心雀躍。

    但她也終于懂得武靈惜當初一直說的一件事。

    自己...真的還小!

    自己根本沒辦法跟上他們的思緒,接不上話,然后聽了還想不太懂,一直在接話的人說出來之后,才恍然大悟。

    不過自己這算發現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了。

    五皇兄討厭表姐夫。

    自己還未見過他們兩人碰在一起過,所以都不知道這件事,難怪武靈惜剛才避著五皇兄。

    梁依萱想著,很是慚愧。

    而得到她幫助的梁啟珩,卻望想了她,很是認可她的做法。

    “依萱常年在馬場,應該還未見過,靈惜,權當陪著依萱,可以嗎?”梁啟珩一臉的柔和,直接接著梁依萱來勸服顏樂。

    穆凌繹的眉心緊蹙起來,直接出聲。

    “五皇子如此疼愛依萱公主,那我和顏兒便不打擾了。”他想幫自己的顏兒完成失憶的計劃,也會在她想回家之后,去滿足她。

    他話落,直接抬手要將顏樂牽到自己的身邊去。

    梁啟珩看穿了穆凌繹一貫的做法,在他出手之時將他的手緊握住。

    顏樂在兩人如此之后一愣,但也明白到一件事。

    表哥的武功不弱。

    他竟然比自己還敏銳的察覺到凌繹的動作。

    但自己卻可以兩次將他打傷。

    自己...受了他多大的寬容啊!

    顏樂的心瞬間緩不過來,極快的將倆人的鉗制著對方的手拆開。

    “你們兩人如果不能平和相處,就都回去。”她要不是還有著仇要報,她是真的想和自己的凌繹離開,從此不再亂表哥的心了!他們兩個人不適合見面!不適合相處!

    穆凌繹和梁啟珩聽著顏樂厲聲警告著自己,都極快的冷靜下來。

    “顏兒~我陪著你。”

    “靈惜~我對穆統領沒有惡意。”

    穆凌繹的話,表明了他無論去留,都會陪著自己的顏兒。

    梁啟珩的話則是下意識的解釋,因為往常他對穆凌繹是真的壓制著的,懷著殺心的。

    顏樂沉重的看著兩人,默然了一會之后,牽著梁依萱轉身走了。

    穆凌繹和梁啟珩都以為她是要離開,但跟上去之后發現,她帶著比她矮了一大截的梁依萱在城樓的另一處,已經看著漸漸開始鋪滿紅霞的天空了。

    梁依萱看著自己被武靈惜牽過的手,心里漸漸的升起暖意,覺得有這樣一個姐姐,挺好的。一直以來,皇姐們都覺得自己太過年幼,不和自己玩,她們只記著琴棋書畫,記著宮規不可以逾越,所以自己在宮里待著是在發荒,就去了馬場。但馬場卻又都是男子,自己連個說貼心話,連個可以拉著,靠著的閨中好友都沒!

    現在,自己有了武靈惜,幼稚又厲害的武靈惜!

    自己以后可以和她玩!

    梁依萱想著,滿眼的歡喜看向顏樂。

    “武靈惜~你說我們下一次到山上去看日出好不好~聽說太陽很大很大!”她的聲音帶著雀躍,稚氣十足。

    顏樂看著單純的小女孩,笑著點了點頭。

    “好~”

    她愿意和她一起去看超級大的太陽。

    自己和凌繹看過,超級的美!

    自己和凌繹也看過落日,什么都看過。

    自己沒提過任何,但在無聲之間,凌繹填補上了自己缺失的所有美好。

    穆凌繹在顏樂的身側站著,靜靜的陪伴著她。她看著火花的落日,晚霞。而他看著看著她染上紅光的小臉,看著她眼底里那極深的笑意。她在自己的面前,幼稚和深情的。在梁依萱的面前,是穩重和溫和的。

    自己的顏兒,無限的美好。

    連梁依萱作為女子,都會不由自主的親近她。
手机投注违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