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絕命毒尸 > 1278 大水沖了龍王廟

1278 大水沖了龍王廟

    “你說什么?沙仙官被殺了……”

    夏不二睡眼惺忪的從床上坐了起來,被窩里的鄭蓓麗趕緊爬起來,幫他披上了一件軍裝外套,大花立刻坐到床邊說道:“蓓麗!你出去幫我們泡兩杯茶,再弄些點心當宵夜!”

    “哎!你們慢慢聊……”

    鄭蓓麗知道他們有重要的事情談,很自覺的穿上衣服出了臥室,連房門都給他們關上了。

    “沙仙官沒死,小四跟楚秦把她的別院給炸了……”

    大花壓低聲音說道:“趙家才有安琪她們的畫像,大仙廟正搜捕她們其中的一個,小四她們就想把畫像搶過來,結果趙家才去找姓沙的約炮了,但那家伙本事不小,硬帶著姓沙的從槍口下跑了!”

    “什么?趙家才把沙……沙小紅給睡啦……”

    夏不二難以置信的看著她,大花點頭道:“對啊!大半夜的孤男寡女躺在床上,不約炮還能干什么,咱們當初可真是看走眼了,還以為他是個傻小子,誰知道人家是扮豬吃老虎!”

    “我去!這小子也太牛了吧,沙小紅可不是省油的燈啊……”

    夏不二抓著頭皮死活都想不通,傻狗被他教導了一番之后,突然間就好像開了掛一樣,大仙廟的女人都快給他睡了個遍,沙小紅這種高難度他居然也給搞定了,說明大黃在大仙廟的地位,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

    大花低聲說道:“班主!咱們找個機會把趙家才給做了吧,那小子最近總給咱們找麻煩,留著他實在太礙事了!”

    “不行!這個人絕對不能動……”

    夏不二急忙說道:“黑沐清成了趙家才的頭號情婦,留著趙家才我們能打聽到更多的消息,讓秦秦她們也別去碰趙家才,趙家才一死黑沐清可就廢了,而且趙家才是個新人,這種人的立場不堅定!”

    大花點頭道:“好吧!我明天找個機會去通知秦姐她們,她們已經回去睡覺了,警察也正在到處搜捕她們,現在去找她們很容易被發現!”

    “去吧!讓人盯緊新來的黑閻羅,據說那貨是朱鶴雷的左膀右臂……”

    夏不二拍拍她的肩膀讓她離開了,跟著便起床走到了窗邊,望著漆黑的夜色暗自笑道:‘傻狗!看來你這步暗棋我得保留到底了,誰都不知道才能給你創造最安全的條件,希望你能一直開掛開到底吧!’

    ……

    “全都給我滾出去查,不把人給我找出來,你們就不要回來了……”

    沙小紅把會議桌給拍的邦邦作響,一大幫黑仙全都噤若寒蟬的垂著頭,沙小紅灰頭土臉就像個瘋婆子一樣,紅裙上不僅染滿了血跡,手臂上也同樣是傷痕累累,連性感的黑絲襪上都全是破洞。

    “大人!趙統領已經沒事了,背上的鋼珠都取出來了……”

    黑沐清帶著一身的酒氣跑了進來,大黃也被兩名侍女給扶了進來,光著個布滿血跡的大膀子,身上還纏了很多道紗布,不過精神看起來還不錯,只是臉色稍顯蒼白。

    “家才!你沒事吧……”

    沙小紅心疼的跑了過去,像個溫柔的小妻子一般扶他坐下,沙小紅剛剛可是在鬼門關前又走了一遭,要不是大黃及時把她給撲出去,她就算不死也得落個重傷的下場,搞不好肚子里的圣甲蟲還得反噬。

    “小沙!到底怎么回事……”

    周靜秀忽然快步走進了會議室,身后還跟著黑閻羅和沈判官等人,大黃立馬瞪住沈判官叫

    (本章未完,請翻頁)

    嚷道:“姓沈的!你他媽竟然敢派人殺我,信不信老子現在就一槍崩了你!”

    沈判官震驚道:“關我什么事啊,我什么時候派人殺你了,大家全都可以為我作證,我一直呆在辦公室分析情報,不信你問黑統領啊!”

    大黃怒聲質問道:“我在洪家山只得罪過兩個人,一個是張子余,一個就是你,但張子余要想殺我還用搞暗殺嗎,他一個火箭筒就能把房子炸了,誰也不敢為我出頭,除了你誰還會這么做?”

    黑閻羅擺手道:“你先別急著找自己人麻煩,趕緊把事發經過說一遍,這大半夜的你怎么會跟沙仙官在一起,還是在她的私人別院里!”

    “睡覺嘍!不然還斗.地主啊……”

    大黃不依不饒的瞪著沈判官,沙小紅急忙說道:“不是的!趙統領他……他今晚喝高了,非要到我這來談公事,我剛請他坐下殺手就來了,不然我們怎么會穿著衣服呢!”

    “大人!勘察結果已經出來了,剛從警方那得到的報告……”

    一名黑仙從門外走了進來,得到示意后便說道:“殺手是兩名成年男性,全都是老手,他們不但戴著毛線頭套和手套,連街道上的幾處監控都避過了,并且使用了進口沖鋒槍,槍口上應該加裝了消聲器!”

    “到底是沖著誰來的……”

    黑閻羅指了指大黃和沙小紅,對方立即回答道:“我們的隱蔽探頭拍到了一段錄像,發現趙統領在光輝路就被人跟蹤了,殺手應該是一路跟蹤趙統領,等他進了仙官的府邸就動了手!”

    “砰~”

    大黃猛地一拍桌子,指著沈判官說道:“姓沈的!你還有什么可解釋的,殺手是沖著我一個人來的,小紅紅只是陪綁的,除了你之外誰還想殺我,誰還有膽子殺我?”

    沈判官慌忙躲到黑閻羅身后,色厲內荏的叫道:“我說了不是我就不是我,我做事一向敢作敢當,要是我派的人我肯定會承認!”

    “小趙!如果真是沈判派的人,我一定會給你個滿意的交代……”

    黑閻羅則沉聲說道:“不過在沒有確鑿的證據之前,你不要隨便冤枉自己的同僚,這樣會造成很不好的影響,你還是先回去休息吧,好好休整兩天,有了結果我再來通知你!”

    周靜秀也跟著說道:“仙官!家才既然是為了保護你而受的傷,你就有責任照顧他,這幾天你就帶人陪著他吧,你手上的事交給白統領處理,等家才痊愈之后再聽我安排,下去吧!”

    “是!主人……”

    沙小紅臉上閃過了一抹陰霾,這等于把她的權力都給剝奪了,不過她只能灰溜溜的扶起了大黃,大黃故作虛弱的哎喲了幾聲,路過沈判官身邊的時候,在她屁股上狠狠擰了一下才出了門。

    “小王八羔子!下手真狠,簡直無法無天了……”

    沈判官氣鼓鼓的揉著屁股,可牢騷竟然沒敢說的太大,只是等所有手下都出去之后,她趕忙關上門說道:“黑哥!真不是我派人殺他的,咱們現在正值用人之際,我怎么敢搞窩里斗嘛!”

    “我知道不是你,但這話我不能說……”

    黑閻羅忽然取下了臉上的面具,居然露出了一張年輕又俊朗的臉龐,他坐到椅子上點了根煙后才說道:“秀秀在沙小紅家裝了竊聽器,無意中錄下了殺手的對話,他們是張子余的人!”

    沈判官驚聲說道:“張子余?那不就是夏不二的人嗎,他們為什么要暗殺一個

    (本章未完,請翻頁)

    新人,難道張子余真這么小肚雞腸不成?”

    “趙家才泄密了,他們在找畫像……”

    黑閻羅看向了周靜秀,周靜秀無奈道:“我昨晚派人去歌舞廳找趙家才,把夏不二女人的畫像交給了他,但我忘了歌舞廳是個魚龍混雜的地方,一定是他們交接的時候隔墻有耳!”

    沈判官皺眉道:“紅燈歌舞廳是歐陽白的地盤,按理說歐陽白應該不敢反咱們的水,估計是張子余在他那安插了眼線,只要在歌舞廳挨個的查,肯定能把這人給找出來!”

    “一個小嘍嘍,找出來又有什么用,不如留著讓他聽取假情報……”

    黑閻羅吸著煙說道:“我們現在非常被動,夏不二已經知道他女人不在我們手上了,隨時都有可能攻占仙廟,把咱們活捉起來嚴刑拷打,一個歐陽白可擋不住他們,方司令也不會幫咱們說話!”

    “這樣!我去找方司令密談……”

    周靜秀彎腰說道:“方司令對張子余的容忍已經到了極限,老臉都快沒地方掛了,我們只要答應不再招收信徒,并且把駱駝山煤礦送給他,他一定會答應跟我們合作,聯手歐陽白一起把張子余給趕走!”

    “這個條件恐怕還不夠打動他……”

    黑閻羅擺手道:“方司令畢竟是個軍人,能看出他對咱們非常厭惡,不行你就跟他說,老子送他兩顆導彈,比張子余的那兩顆還牛,但一定要申明咱們不會使用,不能暴露咱們真正的實力!”

    周靜秀點頭道:“我明白!你也抓緊時間去找夏不二的女人吧,多派幾路人馬同時行動,張子余一定會有大動作,等天亮之后我就去找方司令!”

    “難啊!你知道張子余派了多少人嗎,光明面上的就有六組人……”

    黑閻羅有氣無力的說道:“門外全都是張子余的眼線,還有方司令派來的巡邏兵,咱們這都快成監獄了,為今之計只有讓趙家才吸引他們的注意,我們才好偷偷行動!”

    “趙家才無利不起早,剛剛又受了傷,我怕是指揮不動他呀……”

    周靜秀遲疑道:“估計他也不會給你面子,而且他連沙小紅都睡了,仙廟除了我之外,已經沒女人對他有吸引力了,總不能再讓我去色誘他吧,他要是來硬的我不完了嘛!”

    “老沈!你去……”

    黑閻羅突然看向了沈判官,沈判官嚇的臉都綠了,連連擺手道:“你開什么玩笑啊,他非在床上弄死我不可,再說他剛剛只是掐了我屁股一下,不見得對我有興趣吧!”

    “你想什么呢?我是讓你帶他去追查殺手……”

    黑閻羅沒好氣的說道:“你就說發現了殺手的線索,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就帶他一起去找,到時候你跟趙家才一起出動,絕對能把大批眼線給引開,我們的人就方便行動了!”

    沈判官急赤白臉的說道:“可我要是找不到殺手,他還不是得弄死我嘛,跟瘋子可沒什么道理好講的呀!”

    “我教你一招,趙家才有個特殊癖好,喜歡在人屁股上拔火罐……”

    周靜秀笑著說道:“你帶幾個美女讓他拔個過癮,沐清當時就惹了他,給他拔了幾次反倒精神抖擻了,大不了你就屈尊一下自己上嘛,現在是困難時期,忍耐一下吧!”

    沈判官驚喜道:“你早說嘛,難怪他說要給我拔火罐呢,這可是我最喜歡的保健項目,有傻小子給我拔火罐,我還求之不得呢!哈哈哈……”

    (本章完)

    
手机投注违法吗